当前位置:金三角娱乐 > 金三角娱乐平台 >

饲料业竞争的下一个战场很多人还没意识到但这

  很显然,随着国内工业化水产养殖的发展,该新兴领域将会对饲料提出更专业、更特殊的需求,并催生出新的商业机会。这是目前极大多数传统饲料厂家尚未涉足领域。

  而这一领域的领军者——丹麦BioMar集团似乎已经嗅到中国市场蕴藏的巨大机会。BioMar集团总部在丹麦,是全球排名前三的特种水产饲料供应商,在研发和生产循环水(RAS)专用饲料已有15年的历史,在该领域具有深厚的理解和技术沉淀。在完成与通威的结合之后,BioMar希望在中国市场谋求更大的发展,而工业化养殖饲料板块是他们现在重点关注的领域。

  “循环水养殖是全球饲料生产中快速增长的部分。循环水饲料是BioMar研发资金和工时的主要投入领域之一。当ORBIT首次开发时,我们见证了循环水养殖的发展,现在我们仍看到它在继续增加。”BioMar集团商务关系副总裁Niels Alsted在接受水产前沿杂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水产养殖正处于由传统向集约化养殖的升级转型期,高效、环保、安全的饲料将会迎来快速的发展,而这正是BioMar集团最为擅长的领域。

  水产前沿:我们对BioMar以及您的背景都非常感兴趣,能否分别介绍一下?

  Niels Alsted:BioMar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饲料生产商之一,在全球12个国家建有饲料厂。公司在1962年由鳟鱼养殖户共同建立,现在属于Schouw & Co集团,在丹麦证券交易所挂牌。我们的优势饲料产品主要有鳟鱼、三文鱼、鲈鱼、鲷鱼和虾,现在生产45个品种饲料,销往全球80多个国家。

  在中国,我们和通威集团共同成立了合资公司,充分利用我们长期的丰富积淀和研发知识,结合通威对中国水产的丰富经验,专注生产如鲑鳟鱼、大菱鲆、鲟鱼、日本真鲈、加州鲈等高档水产料品种。我们也向合资公司分享BioMar对于循环水养殖系统和循环水饲料的经验。

  我们研发和生产循环水(RAS)专用饲料已有15年的历史。事实上,BioMar是行业内第一家提供三文鱼和鳟鱼全生命周期循环水饲料的企业。

  BioMar在过去的50多年里一直是水产养殖发展的领军者,在欧洲首创膨化料,并是全球首家申明饲料对环境影响因素的企业。我们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坚持创新,通过不断地和客户、公立和私立研发机构、行业伙伴合作,来提高养殖产能和降低水产养殖对环境的影响。

  我在1974-77年进行水产养殖,1977-89年在挪威和丹麦学习饲料和营养,于1989年获得丹麦科技大学的博士学位。我从1987年加入BioMar公司,到目前为止在公司内担任过各种不同的职务,都是关于原料、饲料配方和养殖环境,尤其是养殖场的排放。现在担任的是BioMar商务关系副总裁。

  水产前沿:中国的饲料产业给您的印象是怎样的?与发达国家相比,有什么区别以及差距?

  Niels Alsted:首先,我认为中国水产养殖相比西方水产养殖更为多样化。中国的养殖品种繁多,养殖量至少是西方的10倍以上。第二,我只目睹了中国水产养殖的一部分,其源远流长的养殖历史让人敬佩。因此让我直接判断有失公允。如果让我指出我看到的不同之处,那么应该是水资源的低效利用,对水质参数(例如溶解氧、CO、NH4+等)缺少控制,缺少养殖对环境长期影响的关注(营养物质直排到水体),缺少对养殖条件的精细管控。

  水产前沿:目前工厂化养殖包括循环水养殖正在中国兴起,在选择饲料时,您有何建议?有什么方法能降低饲料成本?

  Niels Alsted:循环水养殖被关注是基于缺少优质水体进行养殖,受到养殖水体面积的制约和对鱼体高品质的增长需求。换言之,循环水养殖的需求是来自于集约型养殖者,并有以少养多(用水更少,单位水体更高的养殖产量,减少水体对环境排放,提高资源利用率包括饲料)的需求。那种淡水家鱼和鸭子混养,把营养物质直接排放到水体的传统养殖方式,并不适用于对清洁水质有需求的新养殖品种。

  辨别并理解循环水养殖有多种不同模式是非常重要的。循环水养殖分类是可以从最简单的部分循环,到精细系统(工厂化养殖)的无营养物质排放到终端环境的全循环模式。后者需要很大的投入,需要专业的员工和技术支撑。中国从不同的养殖模式提升到最高效的模式都有一定的空间,也要求本身具有一定的养殖条件,例如:有洁净水源、有环境排放的要求、鱼种(价格)、运营规模、老板和员工的胜任能力。

  在很多国家(例如丹麦)循环水养殖系统最初是从80年代鳗鱼养殖发展起来的。由于鳗鱼在20°C以上时生长最佳,而我们冬季水温很低,因此在冬季需要进行水体循环以免水温流失(热能)。循环水的原理就从那时慢慢延续到淡水的虹鳟养殖,之后再到海水鱼。

  循环水养殖有两种生物需要控制。鱼和转化鱼体排泄物(主要是氨)的生物膜(硝化细菌)。此外,还需要控制水体参数(氧气、二氧化碳等)以优化养殖。这需要经验丰富的员工和水化学知识。另外,池塘排污系统的物理设计非常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池塘本身条件的适应性至关重要的原因。水体必须要有一定的流速才能将粪便残饵等物质运出池塘并尽快收集,生物过滤器必须根据产量设计。如果粪便留在池塘内,它会降低水中的溶氧含量并增加患病风险。

  当我们推出首款循环水专用饲料ORBIT时,正是使用了中国道家阴阳的图案,借此阐明系统中鱼和细菌和谐共生的关系。

  Niels Alsted:BioMar集团正在进入几个新的市场区域和新品种,也增加了相应的研发活动。2018全球研发预算增加约20%,主要用于挪威特隆赫姆的全球研发中心。所有这些都与我们在全球的创新网络ATC(水产养殖技术中心)相辅相成,包括智利的ATC Patagonia,分别在挪威和丹麦的ATC Nordic,以及我们在厄瓜多尔的新ATC。

  此外,循环水养殖是全球饲料生产中快速增长的部分。循环水饲料是BioMar研发资金和工时的主要投入领域之一。当ORBIT首次开发时,我们见证了循环水养殖的发展,现在我们仍看到它在继续增加。

  饲料品质在养殖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循环水饲料的标准具有一些特殊的特征。饲料必须尽可能少地产生粪便,并且原粪便应尽可能长时间保持完整,以便在进入生物过滤器之前机械过滤能很好地收集。由于氨的转化(来自蛋白质的转化)需要消耗氧气(成本因素),因此饲料必须尽可能地营养最佳化。氨基酸配比(蛋白质)应该与鱼体所需相匹配,以避免水中产生过量的氨,以促使尽可能少地消耗氧气(成本因素)。

  BioMar优质的循环水饲料的特点是高消化营养元素,即从饲料中产生最少量的废弃物,比如饲料和鱼的废弃物主要通过尿液、粪便和氮的形式排出。粪便稳定性也很重要,因为团状和紧凑的粪便可以容易地从系统中去除。最后,具有最佳蛋白质/能量比的氨基酸配比,使其尽可能好地匹配鱼体营养需求。

  此外,当然也包括了现代饲料的优点,无粉尘、耐久性、适口性等。这会使饲料单价略高,但它会回馈更好的性能表现,更低的饵料系数和更好的增长,当然另一个巨大的好处是对环境友好。

  水产前沿:现在BioMar的循环水饲料主要涉及什么品种,未来是否还有针对中国市场研发新产品的打算?

  Niels Alsted:我们使用这些原理为所有品种开发循环水饲料。不同品种会根据其营养需求生产不同的专用饲料,但消化率、氨基酸平衡配比和氮能比以及粪便稳定性的原理是相通的。我们现有针对鳟鱼、鲑鱼、鲈鱼、鲷鱼、罗非鱼等品种的专用循环水饲料。

  水产前沿:请您预测一下未来循环水饲料或者更大范围的工厂化养殖饲料的趋势。

  Niels Alsted:采用与我以上简要描述相同的原理,我相信我们将看到中国水产养殖业的重大转变。但我需要强调的是因地制宜地使用以上原理是非常重要的。这些需要通过使用有关水化学、营养和技术的知识来实现以少养多,并且需要一定的能力和投资。需要强调的是,循环水养殖并不只是适用于大型复杂系统,也可以使用这些原理在家庭渔场中进行改进。

  我认为中国需要几个示范基地来证明循环水养殖既有利于养殖户的经济利益,也有利于环境。毫无疑问,循环水系统依赖于能源(如泵),这种密集型生产需要更多的管控和跟踪。在丹麦,引入循环水系统是为了减少环境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水质(溶氧、污水),但我相信循环水在中国的价值将是双方的,即用优质的水体生产优质的鱼类和更少的营养物质排放到环境。在丹麦,循环水养殖对清洁水中营养物质的效果显著。

上一篇:株洲:全面开展饲料企业生产许可证续展工作( 下一篇:2018年北京电信业行业发展态势 如今这个业务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