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三角娱乐 > 金三角娱乐平台 >

论非洲猪瘟对养猪业及饲料业的深远影响

  自2018年8月3日辽宁沈阳第1次报告非洲猪瘟疫情以来,截至10月17日在辽宁盘锦连续3天内相继发生5起非洲猪瘟和山西大同首次排查出非洲猪瘟,当前已覆盖10省市(含天津直辖市),上报有41例(其中辽宁18例,已经呈现区域扩散态势),淘汰捕杀超140000头生猪,疫区已启动应急响应机制,19个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禁止所有生猪及易感动物和产品运入或流出封锁区。非洲猪瘟对全球养猪业造成了严重威胁,其持续爆发将会对我国畜牧业带来深远的影响,本文将重点讨论非洲猪瘟对养猪及饲料业的深远影响及对策。

  非洲猪瘟病毒(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是非洲猪瘟(ASF)的病原体,是一种由节肢动物传播的大型包膜双链DNA病毒,在受感染细胞的细胞质中复制,表现为出血热,具有高传染性,高达100%死亡率,给养猪业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ASF已经在中国蔓延接近半个中国,短期内难以根除,历史上攻克ASF从来都是一场持久战,巴西和海地各历经6年时间(1978-1984),葡萄牙(1960-1993)用了33年,西班牙(1960-1995)35年才彻底根除ASF。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是“稳定控制”,还是“继续蔓延”,非洲猪瘟流行和非洲猪瘟防控在中国将逐渐常态化。

  目前还没能从泔水中分离出非洲猪瘟的病毒,也无确凿证据表明非洲猪瘟就是通过泔水传播。但从当前公布的非洲疫情来看,大部分的确是小散户,至少有9起猪场是使用泔水喂猪。非洲猪瘟病毒在-18℃能存活2年,非洲猪瘟病毒存在冻肉中,解冻后也有8-10天的存活期,餐馆使用冻肉,会污染案板,洗肉的污水会污染整个厨房并通过泔水带出去,养殖户拿回去即使煮熟也不靠谱,因为煮之前污染了桶和运输工具和环境,无法每个角落都去除干净。泔水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最可能的传播途径,因为在其它国家有过先例。1957年和2007年发生于葡萄牙和格鲁吉亚的非洲猪瘟疫情,均由国际航班或者轮船产生的废弃泔水,直接饲喂生猪而引起。俄罗斯研究显示,在该国所有新染病的家猪中,有97%属于泔水喂养。

  血浆有很好的诱食效果,提高幼仔的采食量;富含IgG,提高幼龄动物的被动免疫和成活率,在教槽料中应用比较普遍。血浆在生产过程中,为了最大程度避免IgG损失(IgG含量≥15%),生产过程中必须采取低温喷雾干燥技术,在实际生产中,出风口温度一般控制在 70℃左右,物料从进料口到出料口的时间一般只有十几秒钟,这样瞬间的高温,不能破坏 IgG 的活性(血清中非洲猪瘟病毒在60℃可以存活30分钟),也就意味着不能完全灭活那些比 IgG 耐热性更好的细菌和病毒。只要有一批血浆原料是污染的,残留在储罐和喷塔内的物料就会污染其它批次的产品。这些产品加入到饲料后会成为疫病传播的途径,它与人员、车辆、用具、动物运输点对点传播不同,饲料传播途径范围更广、传播速度更快。

  之前对于血浆蛋白是否可以传播非洲猪瘟及其它病毒众说纷纭,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FIA)曾公布对北美饲料中血清蛋白的检测结果表明,携带猪流行性腹泻病毒(PEDV)的猪血浆蛋白粉会引发仔猪流行性腹泻(PED),广东省农业科学院2007年在进口和国产的几十个批次的猪血浆蛋白粉中都检测出猪圆环病毒。随着血浆蛋白粉被黑龙江畜牧兽医局官方检出ASFV核酸阳性,结合农村农业部第64号公告规定,饲料生产企业暂停使用以猪血为原料的血液制品生产猪用饲料。中国饲料企业接下来会更加坚定的选择令行禁止,毕竟种猪企业乃至养猪企业都经不起折腾和出错,必须雷厉风行地杜绝任何潜在威胁。

  鉴于当前我国非洲猪瘟防控形势十分复杂严峻,公安甚至国安已经介入联防联控协作机制,有人不禁联想翩翩提出了“阴谋论”,“阴谋论”在国际上确实有过先例,“生化战争”也是未来“海陆空”战争外一个重要的战场领域。

  1971年,古巴爆发了一场ASF疫情,为防止全国性的动物流行病,导致50万头生猪被宰杀,这次疫情被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列为1971年“最令人担忧的事件”。San Francisco Chronicle(旧金山纪事报)在该事件6年后援引隐秘的消息渠道,声称为了破坏古巴经济和鼓励国内反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爆发ASF前6个礼拜,在美国CIA官员(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该病毒由一名未透露姓名的美国情报人员从巴拿马运河区的一个军事基地提供给反卡斯特罗的,再由将非洲猪瘟带入古巴(Zinn和Howard,1980)。

  生物安全(Biosecurity)在养猪体系中占据最重要的位置,决定猪场是否健康,是否盈利的关键指标。管理北美近20万头母猪的Pipestone创始人Gordon Spronk以多年中国大猪场的经验,认为中国很多猪场也提倡生物安全,但更多的是形式主义,形象定义为“生物安全影院”,主要是应对猪场领导层检查,给领导观赏用途大于实际用途。反观在美国,生物安全的点点滴滴会落到实处,每周测量,根据猪场状态进行登记打分评估,不断衡量干预措施成功与否,更加重视细节与执行,这就是生物安全实战派和影院派的根本差异。PIC北美著名兽医Jer Geiger认为生物安全是一种理念或态度,一项以保持并改善畜群健康水平为重点、防止引入新病源的举措,这一理念最终将落实到具体的措施,比如门锁、入口、淋浴、隔离安排、饲料等。非洲猪瘟爆发后,养猪企业在疫病防控会从过度依赖疫苗、药物转向生物安全防控,从猪场建设项目选址开始(比如PIC千点评分体系)-猪场设计-现场管理来全面系统构建猪场生物安全体系。

  芝华数据显示,每年我国省际之间调运猪肉126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4%,其中调出省份13个,主要集中于华中、华北和东北地区,调入省份18个,分布于华东、西南和华南地区。在非洲猪瘟发生之前,生猪经纪人依据各省市生猪价格差,将肉猪调往全国各地从而牟利,全国猪价也借此实现平衡。但是由于其在运输过程中生物安全防控措施薄弱(车辆消毒不彻底,不同猪场生猪混装,不同猪贩子生猪分装),且行业长期以来都较为不透明,外界对此环节规范化呼声日益高涨。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生猪消费国和生产国,生猪市场高达万亿,涉及众多民生产业,非洲猪瘟净化再难我们也要坚持,那么对生猪流通环节的管控和规范将必不可少。2018年9月11日,农业农村部《农业农村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生猪及其产品跨省调运监管的通知》明电,为切断非洲猪瘟病毒传播链条、降低疫情跨区域传播风险,要求与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省相邻的省份暂停生猪跨省调运,并暂时关闭省内所有生猪交易市场。这造成生猪输出有疫情省份如河南辽宁等省猪价大跌,而生猪输入省疫区如浙江猪价因为无猪进入造成猪价节节攀升。

  之前办理跨省种猪准运证的时候,很多种猪输入省份把关不严,证物不符,检验检疫等操作环节失控。鉴于非洲猪瘟黑天鹅事件,所有的大型养猪集团都重新思考战略布局,很多种猪企业甚至跨国知名种猪企业因为核心种猪场在疫区,造成种猪无法跨省调运而只能淘汰的尴尬局面,这对于原来只把种猪核心场远距离布局跨省育肥体系,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风险。而肥猪养殖体系由于远距离的生猪调运或被限制,应该要多省分散布局,分散风险,而不是之前一直热议的要重点布局在东北粮食主产区及地广人稀的内蒙古,这些疫区压力大,人口密度小,消费能力匮乏。流通领域主导权将更多的由养殖企业向屠宰场延伸,肉类的冷链物流发展将迎来一次难得的历史大机遇,推动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积极扶持和充分利用现有屠宰产能,加速猪肉供应链由“调猪”向“调肉”转变,确保市场供给。

  之前众多商业教槽料企业为了片面追求断奶后前3天高采食量和日增重,使用大量的血浆蛋白,肠膜,肉骨粉和鱼粉等动物源性蛋白,辅之以高成本的诱食剂及皮红毛亮型添加剂,甚至超量使用氧化锌及药物来防止腹泻,这是分阶段饲养并且以取悦人为中心的典型商业配方师理念。血浆的突然禁用,让缺乏技术研发储备的这部分商业饲料企业非常尴尬,担心断奶后诱食性下降,客户投诉增多乃至丢失市场,为了继续追求断奶后前3天高采食量和日增重,沿用固定的陈旧技术思维模式把眼光投向鸡鸭血浆等消化率不高的动物源原料或者鸡蛋粉等成本高昂原料,但是从试验效果来看,原料消化率低和投入产出回报并没有达到预期理想。而大型猪场营养师,其配方理念设计以真正猪实际需求为中心,在配方大料结构为了保证猪场生物安全,早就停用血浆和肠膜蛋白等动物源性蛋白,摒弃了大量的功能性添加剂,重视高消化率,低抗原的蛋白原料,其并不过度在意某一阶段,而重视整个全程系统营养投入产出比最大化,追求每公斤猪肉的造肉成本最低。这是饲料配方思路系统化的重大进步,也让配方设计者从追求配方成本最低化的商业配方师过渡为追求造肉成本最低化的猪场营养师。

  在大型养猪体系中,比如PIC养猪体系中,一直以来提倡严格生物安全理念,在其饲料中严禁添加血浆蛋白粉、肠膜和肉骨粉等动物源性蛋白原料,并更加关注猪群整体健康,真正以猪实际需求为中心的理念深入人心。很多大型猪场营养师会在前期猪料配方结构中更加重视评估消化率高,低抗原,稳定性好的植物蛋白原料如丹麦哈姆雷特蛋白HP300,其通过独特的专利生物转化技术和加工工艺将大豆中的抗营养因子降到最低,通过提高了适口性和稳定性,使其易于被幼龄动物消化和吸收,提高免疫力,平衡肠道健康,最大限度提高生长潜能,从而获得长期的经济效益。

  非洲猪瘟病毒是一种从病毒结构到流行性病学都很复杂的疾病,它能够干扰各种细胞信号通路,从而导致免疫调节,从而使研制出一种有效的疫苗具有挑战性,基于DNA疫苗和重组蛋白的疫苗接种策略也已被探索,但没有取得非常成功(Yolanda Revilla等,2018)。迄今为止,除了Zoetis(硕腾)公司研发的预防性非洲猪瘟疫苗尚处于公众意见征询期外,其它的非洲猪瘟的疫苗开发尝试还都没有取得实际性进展。综上所述,鉴于彻底净化非洲猪瘟是一场艰巨的持久战,会给中国的养猪业和配套的饲料工业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它会加速推动中国生猪产业转型升级,加强对生猪流通环节的管控和规范,行业将借此契机迅速走向规范化,合理化。我们也期盼在中国的疆域上早日彻底消除非洲猪瘟。

上一篇:信息服务迭代升级护航产业互联网整体生态 下一篇:《湄公河行动》定档 张涵予彭于晏深入金三角